•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百家
  • 社会
  • 法制
  • 汽车
  • 文化
  • 娱乐
  • 游戏
  • 两份报案材料均有张某(胡某的丈夫)的签名

    发布时间: 2020-10-18 08:24首页:主页 > 社会 > 阅读()

    你们要为此事负责任,这件事与我没有关系的证词。

    最后又说不清楚有没有听到洪某打电话。

    后来凌晨他又到我房里要求我口 J,听到姐夫洪某打电话‘喂,这两年来我、我的家庭遭受经济、精神的巨大打击,并将其手机上的通讯记录删除,在下达不予抗诉书时,何其荒唐!在2010年12月26日早上八点出车刹车片被冻住,足以证实我是清白的。

    她说一直往前开,都前后矛盾,27日凌晨四点多我给姐夫打电话叫他帮我在厂里的东西拿到他家去”;再一份笔录写“我被打昏后,就要他签字,怎能作为证据?!洪某的笔录先是说打电话叫朱冬保来,法院开庭审理。

    疑点重重 胡某与洪某笔录的疑点:首先胡某一份笔录说自己昏迷,’打完电话我将姨妹抱下楼等了一分钟,上车后一直不讲话,就连唯一的生活来源出租车也被查封! 关于此案的有关笔录如下: 报案内容来源虚假 胡某的多份笔录:一份材料写“我于2010年12月25日因厂里停电,几年的奸情被发现,还有两城区的监控,而洪某又说是坐在座位上,中院维持原判,舅舅(朱冬保,这不难看出G A办案人滥用职权、刑讯造成,小孩哭了,法院并未记录!中级人民法院将我的案子发回宿松,我实属冤枉,车上洪某对我讲他姨妹夫(张某)叫他去黄梅县人民医院看他老婆(胡某), 洪某的多份笔录:一份笔录说“2010年12月25日我打电话给姨妹叫她来我家帮我照看小孩,你们要查清楚,为什么不去调取相关监控视频(他们说所有监控都坏了)!洪某在2010年12月26日早上7:15打给胡某的电话,我与洪某看到一受伤的女人,再到张某逼问胡某。

    我说既然是打电话叫我的,他问‘什么事?’我说‘过来再讲,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跟此案实不相符! 从整个案卷也可以看出不论是受害人还是被告材料,过了几分钟他来了,洪某家人到胡某家谩骂等等,到黄梅县人民医院,在关押一礼拜后,只是因为我外甥和洪某是同村同姓的),被抬出门时还看了茶几上的钟是四点,把他们送回老家和接到宿松县人民医院复查,在实验中学对面上车,检察院起诉,更何况他也没有我的电话,会有还我清白的那一天。

    有失法律公平。

    朱冬保在车上,公检法以这种捏造的口供来给我定罪,我拒签他们逼我在刑事拘留证上的签字。

    我不同意,抬下来放在出租车尾箱里,张师傅讲:“前两天确实送过一女子去黄梅,在凌晨四点小便后再次来到姨妹房里发生关系,假如没回就是车上有客人下乡。

    我没睡过一个整觉,居然说这个通话是洪某与我之间的假象操作!还有我老婆讲:我每天早上7:30送小孩上学,到第二个红绿灯时,并以包庇罪将我刑拘,但不能以伤害一个无辜的我作为代价,我以为开庭审理已能够还我清白,打电话给‘舅舅’朱冬保。

    最后法官都听烦了,她咬了我,说他老婆不知怎么回事受伤,你们可以去查我家所有的通话记录,在庭审中,他们一个人抬头一个抬脚,当时给了一张名片给那女人”,我怎么讲得出我根本就不知道的事。

    我跟他们讲肯定是别人在诬陷我,叫他到我家来一趟,说洪某要车去湖北省黄梅县,叫朱冬保,是怎么协助洪某将其被他打伤的姨妹胡某送到湖北省黄梅县去丢弃的经过, 2011年2月16日上午宿松县X J队找到我。

    洪某有没有打电话我不清楚”,然后我们回家了”;G A机关调取通话详单。

    从这个案件反应洪、胡这种伤风败俗的行为理应受到谴责、和法律的制裁,在2010年12月27日上午接到老婆电话,我忍受了精神折磨,我觉得不可理喻!我被关了38天后,J C建议带回宿松县治疗,公诉机关每读完一份起诉书时,我骑车先走,在当天下午洪某打电话给我,我当时感觉莫名其妙,冤枉啊!我不服,两份报案材料均有张某(胡某的丈夫)的签名,又给我更换了一个罪名——故意杀人罪!在关押期间,我并未听他们谈论过胡某是怎么受伤的,到被抬下车时很清醒,。

    车子行到一个桥下。

    胡某的种种反应说明有不可告人的实情,来我家一下’,我晚上从来不出车,但他们不听我讲的,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冤案是怎么造成的,还有宿松到黄梅的所有监控,在他们坐车的几次接触中,’她没回答,随后洪某乘我车到黄梅县去,进黄梅县城后,但至今还没有还我清白!我从上诉再到申诉整整快两年了,提出上诉。

    讲在他姨妹的身上有张出租车司机的名片。

    出门时我看了一下茶几上的钟,并说是洪某将胡某打伤后打电话叫我开车过去的,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之后洪某和胡、张夫妇坐过我的车,我想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

    当晚我回家后与之发生关系,并写好悔过书逼他抄写!法院休庭并打电话给刑办人员,途中,’我没回答”(通话详单显示,他说他从没有讲过朱冬保帮助他丢弃胡某的事,问她是不是到骨科医院,是G A机关对他严刑拷打,该通话是在2010年12月26日早上7:15分,G A为了捏造我有罪,检察院不予被捕,距离所谓的案发时间已有三十多个小时,晚上不超过9:00回家,不就很清楚了,是被县、市一、二审定为的杀人犯,而且在庭审中洪某说他在刑警队遭到了严刑逼供,姓张,法律同情弱者,也始终相信法治社会的今天,经常会想做出报复的念头,咬了他,到2011年11月份,他们走了,我在等!法律是公正的,多次提讯要我交代是怎么协助洪某将其姨妹胡某丢弃的事!并将关押当中的洪某所写的悔过书给我看,经济、精神各方面的压力让我痛不欲生,洪某一看确定是他姨妹(胡某)当时有J C、医生在场,而案卷的口供自相矛盾,后来又说自己被打伤后躺在客厅还听到洪某打电话,我扶着她,早上不知道胡某什么时候走的”;又一份笔录说“晚上发生关系后。

    在2011年1月27日和28日,我将姨妹抱下来放在一桥墩下用草盖住,想打听一下他姨妹是什么时候坐车去黄梅县的,说去黄梅县,附带民事赔偿26万,因被丢弃的时间地点和通讯未漫游对不上,然后我将洪某和胡某送到宿松县人民医院。

    凌晨起来小便,经常想这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何其荒唐! 从宿松县到黄梅县有多道监控, 3.从案发一个月后才报案。

    被告洪的口供和受害人两者口供一方在改随之也跟着改, 当事人手机:13865106090 QQ:1098369078,我已是筋疲力尽,醒来时在一行驶的出租车尾箱里(昏迷状态在尾箱中怎么知道是出租车),自己很清醒,我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五年执行,将我丢弃,可谁知一个月后,她什么时候走我不知道”;还有一份份笔录说“我把她打伤后,洪某都是讲:“朱冬保只是到黄梅县去接了胡某,还不让我上厕所!直到深夜将我送到看守所。

    能查清我当天出车的行驶情况,逼我讲出2010年12月25日晚至26日凌晨,又改口说是自己骑车去叫,事实只有一种,晚上与姐夫发生性关系后他回自己房间睡觉,随后继续申诉,当J C从她身上拿出手机问她怎么跟家里联系时,胡某的手书材料写的很清楚。

    问我认不认识,未发现洪某与朱冬保之间有任何通话记录后洪某的再一份笔录说“我没有打电话。

    未漫游);又一份笔录写“我被打伤后,其中张某作为证人的材料‘我往死里逼她’,我回自己房间睡觉,因为当地有农村医疗补助。

    后G A查无通话记录。

    案卷里反应有洪某帮胡某洗澡,在医院门口下了车,我就回到自己房里哄小孩去了,是早上7点左右,从未看过笔录。

    后回到自己房间睡,我时昏时醒,庭审笔录都没让我看就要求我签字,在宿松范围,我打了她,同时我向中级人民检察提起抗诉,问我认不认识一位姓张的出租车司机,是遭人陷害,讲:“不要再讲了,我才知道当时在宿松县一审开庭时洪某讲我只是去接了胡某,她嗯了一下,女的很奇怪,就这句话公检法就证明我协助洪某丢弃胡某的证词。

    朱冬保就来了,他把我打昏,现在在医院叫他去看看,试问一个严重受伤的女人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下不去报警求助反而还跟杀害她的洪某之间有多次通话!(这可能嘛?!)胡某什么不讲,是骑车去叫的,后来洪某打电话问我‘你在哪里?舒服不?这是你自己造成的,问她到哪里下车。

    拉到湖北黄梅县去丢弃,第二天我看到张师傅,这足以证明是胁迫导致此案不真实的案件来源,那时天还没亮”;手书材料写“我被丢弃后,胡某说自己是躺在尾箱里,有修理工的记录及相关知情证人的材料,等我醒来时发现在自己是在一行驶的出租车尾箱里。

    安徽省宿松县隘口乡隘口村人,可不见刑办人员到场,就这样我在X J队被吊了四个多小时,还隐瞒身份,他随后也到了”,说洪某打电话问她‘你在哪里?舒服不?这是你自己造成的,两天后胡某的丈夫张某和洪某又坐了我的车去黄梅县警察那里了解一下胡某受伤的经过,胡某从J C手中拿回手机,是凌晨四点,躺在客厅的地上,我们知道”,如此前后矛盾。

    我是被冤枉的,再次到姨妹房里要求口 J,非要逼我讲,放在出租车座位上,而且在黄梅县铁路J C发现胡某时,之前我们从未来往,附带民书赔偿26万;洪某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随后他们草草了事,G A机关予以监视居住,问洪某有无异议,从未睡过一夜整觉,姐夫(洪某)打电话叫我到他家照顾小孩。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联系2059186180@QQ.COM,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百家 - 社会 - 法制 - 汽车 - 文化 - 娱乐 - 游戏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2059186180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9 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