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百家
  • 社会
  • 法制
  • 汽车
  • 文化
  • 娱乐
  • 游戏
  • [原创]林冲,一个官癌入脑的可怜虫

    发布时间: 2020-07-08 18:25首页:主页 > 法制 > 阅读()
      
        关于林冲,金圣叹评价为“上上人物”,世人无不为其悲惨曲折的命运掩卷叹息。

        然而,这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真值得读者为之同情吗?只怕事实并非如此。

        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看似好大名声,实则是个不入流的小官,搁现在也就是个没有官衔的技术兵,顶多算个一级军士长。

        这位技术兵,时刻想着转为军官,不然也不会与陆谦交好。陆虞候官虽不大,却也是高太尉身边的人。

        且看高衙内调戏林娘子时,林冲的反应――当时林冲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

        手自软了,只怕心下还有点小小的窃喜,自家娘子能让高衙内看上,以后定然前途无量。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陆谦就是林冲的一面镜子。他是何等样人,林冲不清楚?

        人在看不清自己的时候(或者不想承认自己的不堪),不妨去看看你身边朋友的所作所为,你真的比他们更为高尚吗?

        比起陆谦,林冲好歹还算要点脸面。若不是那个不识趣的鲁智深出面搅了局,林冲定会青云直上,从此官运亨通。

        林冲反过来开解鲁智深――原来是本官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时间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

        仿佛被调戏的,反是他鲁大和尚的妻子一般,岂不是咄咄怪事?

        后来,陆谦设局,把林娘子骗至家中,差点让高衙内得手。林冲赶到,第一句话只是问:“不曾被这厮点污了?”

        一个沉迷酒色的衙内,能跑出你一个枪棒教头的五指山?若非故意放纵,几个衙内也当场打死了。

        出了这么大的丑事,林冲不敢去找高衙内算账,只拿了一把解腕尖刀,去寻陆虞候的晦气。

        连武大郎如此懦弱之人,也知道拼了性命去找正主儿西门庆,换作你林大教头,是不是只敢找王婆的麻烦?

        林冲为何异常生陆谦的气?林娘子是老资的妻子,要巴结高衙内也是老资来,哪轮到你一外人?

        林冲就是这样一个人,又要面子,又想巴结上司,绝对是那种想当婊子又立牌坊的货色。

        林冲刺配沧州,临行非要休妻。岳父苦劝,说把女儿接回家养着,只等他回来团聚,林冲拼死不从,一纸休书付与妻子。

        古代帝王常以施恩为名,在皇帝登基、更换年号、立皇后、立太子等情况下,大赦天下,免除犯人的罪名。

        宋江杀了阎婆惜,连夜逃走。宋太公以身故为名,将他诓骗回去,上下打点一番,刺配江州。

        临行前叮嘱,千万别去做强盗,一年半载之后等皇恩大赦下来,依旧回来父子团聚。

        宋江杀人之罪尚且如此,林冲一个误入白虎节堂之罪,又不是永远回不来的无期徒刑,休妻是几个意思?

        林冲早不休晚不休,在通衢大道上当街休妻,就是给高衙内一个信号,林娘子从此与我无关,剩下就看你的了。

        董超、薛霸在押解途中百般刁难,林冲仍不肯让鲁智深对他们下手。为何?怕杀了官差,绝了重回官场之路。

        鲁智深一路护送林冲,到了沧州近郊,不方便再送,又怕二人对林冲下手,抡直禅杖,将碗口粗的松树打断。

        鲁智深走后,董、薛二人称赞不已,林冲道:“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

        这是什么行径?这不是明着告诉董、薛二人,这和尚是大相国寺的,快叫高太尉去拿,自己赚个重大立功表现,争取减刑?

        好个耿直的鲁智深,你早被林教头卖了还替人家数钱,你似不似傻?

        雪夜山神庙,林冲不得已杀了陆谦,绝了重入仕途的念想,心中苦闷,连自诩“仗义朴忠”的虚伪面具也不要了。

        林冲冒着大雪借宿,老庄客收留了他,还不满足,非要强买酒吃。老庄客因天气寒冷,自己尚且不够,没有匀给他。

        林冲抬手挑起火炭,烧了老庄客的胡子,还把众人暴打一顿,赶走他们,“都去了,老爷快活吃酒。”

        连收留自己的老人也能动手就打,如此忘恩负义之人,如何担得起一句“上上人物”的评价?直令人笑掉大牙。

        林冲在小旋风柴进的推荐下,上梁山坐了第四把交椅。其间,林冲为了纳头名状,与杨志不打不相识。

        杨志无意落草,仍回东京。林冲竟然想不起让杨志捎信给妻子,告知情况,顺便接他们上山。

        可惜,他林大教头只字片语也没给妻子,是不是很反常?直到晁盖上山,各自安顿家小,他才“蓦然”想起妻子在京师,派了个小喽罗前去打听消息――注意,是打听消息,而不是接她上山。

        林大教头,杨志与你分手,赶到东京,杀了牛二,发配至北京大名府,再押送生辰纲去往东京,被晁盖取了去,晁盖又上了梁山。

        这期间时间跨度有多长,你如何没想起派人打听妻子的消息?

        不过两个月,小喽罗还寨说道:“直至东京城内殿帅府前,寻到张教头家,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已故半载。张教头亦为忧疑,半月之前,染患身故。止剩得女使锦儿,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访问邻里,亦是如此说。打听得真实,回来报与头领。”林冲见说,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

        给了这么长时间,高衙内仍未得手,还真是无用。只可惜了林娘子,所托“良人”竟是个阴险无情之人。

        林冲潸然泪下,绝了心中念想,非为别的,哭的是自己再没机会重回官场。

        若非如此,高老贼被擒上山之时,如何不寻个机会结果了他?就算不能得手,也应早早离去,何必招安,再受那高太尉的腌�H气?

        终其一生,林冲所想的,不过“衣锦还乡,图个封妻荫子”而已。也算可怜。

      

    且来一杯酒,听我楚狂声

        

        更多精彩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面具之下暗黑史”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联系2059186180@QQ.COM,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国内 - 国际 - 百家 - 社会 - 法制 - 汽车 - 文化 - 娱乐 - 游戏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2059186180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9 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